当前位置:怜新弃旧国学红楼梦宝玉说自己像杨贵妃,薛宝钗是什么表现?
红楼梦宝玉说自己像杨贵妃,薛宝钗是什么表现?
2022-05-08

薛宝钗是与林黛玉比肩的《红楼梦》女主角。今天趣历史小编给大家整理了相关内容,不知能否帮助大家拓展一些知识?

打醮清虚观后,由于张道士提亲和金麒麟之事,林黛玉和贾宝玉又闹了起来。贾母为此还说不是冤家不聚头,倒让宝黛二人好个思量。

好容易贾宝玉认错,二人重归于好。贾宝玉又嘴巴犯贱惹到了薛宝钗,上演了一出让人意外的故事。

(第三十回)宝玉没甚说的,便向宝钗笑道:“……姐姐怎么不看戏去?”宝钗道:“我怕热,看了两出,热得很。要走,客又不散。我少不得推身上不好,就来了。”

贾宝玉和林黛玉一场大闹谁也没意思,到了薛蟠生日那天就都没出席。林黛玉不出席正常,贾宝玉作为表弟无论如何说不过去。只好与宝钗没话找话,借病搪塞。

薛宝钗清楚实情,也懒得揭穿他,就顺着他说“无所谓”。

贾宝玉见宝钗没什么兴致理他,更是没意识。又问宝钗怎么不看戏,宝钗顺嘴说我怕热,不爱看,偏偏客人不自觉总也不散,“少不得推身上不好,就来了”。

薛宝钗这话有意无意将贾宝玉刚才说“因病”不能参加薛蟠生日的话重复了一遍。

也许说者无意听者有心,也许薛宝钗故意讥讽贾宝玉,怎么都让他讪讪地不好意思。

其实薛宝钗肚子里有气很正常,与后来的史湘云一样。你们林黛玉和贾宝玉闹不痛快,拽着我们干啥?又是金玉良姻,又是金麒麟的,我们怎么就成了你们闹别扭的出气筒……

所以,情绪不止宝黛二人有,宝钗、湘云也有。不能因此觉得二人小气,她们的一系列言行是有的放矢。

贾宝玉被薛宝钗不轻不重的话说得脸上过不去,嘴里就没有了把门的。

(第三十回)宝玉听说,自己由不得脸上没意思,只得又搭讪笑道:“怪不得他们拿姐姐比杨妃,原来也体丰怯热。”

薛宝钗一听勃然大怒。首先,杨贵妃固然是大美人,名声并不好。尤其堂哥杨国忠更是奸臣祸国。民间口碑极坏。

其次,贾宝玉说“他们”,难免让薛宝钗多想。他们是谁?如果是大观园的姐妹们,原来背后自己就是杨贵妃的形象,被人调侃。如果是外头的“男人们”,自己大家闺秀如何被人知道?自然是贾宝玉说的。

贾宝玉和外头男人如此“唐突”自己,可比说她是杨贵妃严重得多。

薛宝钗“大怒”是又羞又臊,本想不发作却终究忍不住。

(第三十回)宝钗听说,不由得大怒,待要怎样,又不好怎样。回思了一回,脸红起来,便冷笑了两声,说道:“我倒像杨妃,只是没一个好哥哥好兄弟可以作得杨国忠的!”

薛宝钗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,反讽贾宝是杨国忠。贾宝玉说错话,不但姐姐元春成了“杨贵妃”,自己倒成了杨国忠。

这一小段情节不要忽视,皆因贾元春和贾家抄家,最终就是经历一场类似“马嵬驿之变”,元春与杨贵妃一样被缢死。堂哥贾珍被杀。

贾宝玉一直与贾珍映衬,比如“爬灰”就要在贾宝玉梦游太虚幻境找线索,“杨国忠”的伏笔也是如此。

不过,薛宝钗在盛怒之下,不免暴露出平时隐藏的真性情和掩饰很好的缺点。

(第三十回)二人正说着,可巧小丫头靛儿因不见了扇子,和宝钗笑道:“必是宝姑娘藏了我的。好姑娘,赏我吧。”宝钗指他道:“你要仔细!我和你顽过,你再疑我。和你素日嬉皮笑脸的那些姑娘们跟前,你该问他们去。”说的个靛儿跑了。宝玉自知又把话说造次了,当着许多人,更比才在林黛玉跟前更不好意思,便急回身又同别人搭讪去了。

薛宝钗含愤出口,借小丫头“靛儿”含沙射影,怒斥贾宝玉不该拿她取笑,可谓痛快。贾宝玉也是活该。

但是薛宝钗此时的形象,却与她平时努力维持的形象大相径庭。

薛宝钗一来贾家就以待人平和,随时就分压了黛玉一头。又与小丫头们关系最好,大家都喜欢找她玩。今日之靛儿就是因宝钗这个性格才会寻宝钗要扇子。

谁想宝钗此时含愤,不再虚以委蛇。虽说含沙射影贾宝玉,到底也是发作在小丫头靛儿身上。让靛儿何以自处?

薛宝钗此举难逃表里不一的嫌疑。她在贾家为客,配合母亲图谋金玉良姻时,就待人如沐春风,折节下交。一朝不顺就勃然变色。是不是也说明如果有朝一日她得偿所愿,成为宝二奶奶,也会暴露出本来面目不再掩饰?

薛宝钗是薛姨妈教导,传承的是王家一脉相承的家风。看王夫人、王熙凤都有多副面孔,宝钗虽比她们更“贤”,到底也有一些教育和性格缺陷。

林黛玉总怀疑她背后藏奸,严格来说并不算冤枉。只是“奸”字形容薛宝钗太过尖刻。宝钗只是更多地压制着天性,贤德示人。

有人说贤德和虚伪只有一线之隔,本质上都要隐藏一些负面情绪,在薛宝钗身上体现得尤其明确。

贾母之所以不同意金玉良姻。固然背后有王家人吞噬贾家的野心,也有薛宝钗商贾出身,教育不全面的因素。林黛玉赤子之心,喜怒形于色更单纯。薛宝钗看不透内心,当家人固然需要城府,可谁也不想要这种媳妇。

怜新弃旧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 QQ号:1162063247  技术:建站养米
//文章网站 //统计代码